本Script功能提供瀏覽字級大小的變更,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   正體   簡體   English   網站導覽   護持捐款   訂閱電子報   課程報名
 
文字大小
官方帳號
 
 
 
 
訪客人數:3935206 位訪客
首頁 > 法訊 > 廣角鏡
轉寄好友 (另開新視窗) 友善列印 (另開新視窗)
十年圓成百八觀音緣
日期Icon 2018-11-16
 
十年圓成百八觀音緣
我不會忘記今年--2018,在我心中,今年是「百八觀音」年。

一月初,林健成老師仙逝。在歷經三年半帶領團隊嘔心瀝血創作「百八觀音彩銅雕」作品後,這位雕塑藝術大師彷彿完成了此生最重要的使命,交出堪稱一生代表作之後,老人家瀟灑西歸--這是老師與百八觀音的「現」與「藏」因緣(張小玲總監語)︰對世人而言,百八觀音原本是潛藏著、鮮為人所知;林老師窮盡藝術生命力,將百八觀音以彩銅雕的表現形式使之久傳世間,終於,百八觀音出現在世人眼前,而老師卻隱藏起來了……

我不會忘記,這三年多裡曾經幾次跟隨法師、電視錄製團隊同仁到新竹湖口老師的工作室拜訪的情景。穿著日式工作服、戴著黑色細髮箍、一頭銀髮的老師,眉宇神態間有種肩挑重責大任的審慎與認真;老師踏實、謙和的個性與作風,讓人與他相處起來絲毫沒有面對「大師」的緊張或不自在,而是如沐春風;典型處女座要求完美、注重細節的性格全然投射於藝術創作,對每一處的精雕細琢、精益求精,使原本預計一年的工期延長為三年半,期間工作室曾經面對幾乎斷炊的窘境,也曾經歷團隊工作人員接二連三病倒,而老師一直堅定屹立著,持續努力著,直至終於完成,他才好好地「休息」--也許,這是老師與觀音之間一個幽微而不為人知的約定?

7月底,百八觀音彩銅雕與唐卡圖錄兩冊套書出版問世,同時為期兩個月的「百八觀音與林健成先生特展」在世界宗教博物館揭幕,宗教信仰的「聖」與藝術工藝的「美」同時揭示在人們眼前,有幸見證這一切,心中感恩。

從尼泊爾到日本再到臺灣

我不會忘記,2012年從法師口中首次聽說「百八觀音」時的迷茫,以及接下圖書文字編輯工作後的惶然。

2018年9月30日,心道師父在百八觀音開光灑淨大典時再次提起了自己和觀音的因緣︰出生於戰亂、貧困的滇緬邊境山村,4歲就失去了父母,小小年紀誤打誤撞成為游擊兵,之後隨軍隊來到臺灣,首次聽聞觀音菩薩聖號便莫名深深感動,淚流滿面,在手臂上刺上觀音之名,誓願「悟性報觀音」……。就是這麼一位以「觀音菩薩的僕人」自居的大和尚,大約10年前偶然得到一幅百八觀音唐卡,不由得好奇︰這一百零八尊觀音的化現是來自何處?於是,靈鷲山的法師們開始了百八觀音的探源。

剛開始尋找,相關資料非常少,尤其中文資料更幾乎付之闕如,除了由已故的尼泊爾釋迦教授以英文撰寫的百八觀音一書外,40年前由日本高岡秀暢法師所發起繪製的百八觀音白描畫冊也是重要線索。

在得知百八觀音始於尼泊爾加德滿都的「百八觀音寺」(即白麥群卓拿神廟,或稱白觀音寺,Seto Machhendranath Temple,又稱Jana Bahal)後,教團法師、同仁都曾經前往朝禮、考察、記錄;法師們並多方進行「百八觀音」相關的法源探索工作,從經藏中找線索,請教專家學者、仁波切等。我記得,曾跟隨法師到某位大德處借閱《龍藏經》,並請通曉藏文的老師口譯其中的「聖觀自在成就法一百八」相關內容(後來得知這部分經文內容和尼泊爾的百八觀音並無關聯);我記得,2013年10月高岡法師來臺,法師特別請他上山,當面請教百八觀音的種種……,而在此之前更早,百八觀音的唐卡及彩銅雕的繪製、製作工作已經開始了。

從一開始的茫無頭緒到多方尋找線索,從無到有的全新一百零八尊觀音唐卡及彩銅雕創作,前後耗時近10年;10年圓成百八觀音緣,百八觀音從佛陀的誕生地--尼泊爾,到日本,再到臺灣。如今,百八觀音彩銅雕聖像安座靈鷲山聖山寺,不僅見證千年以來歷久不衰的觀音信仰,更象徵觀音法脈跨越時間、空間的藩籬,在臺灣開枝散葉。

7月底出版的百八觀音圖錄套書,完整收錄百八觀音唐卡(108幅)及彩銅雕(108尊)聖像,是舉世僅見的創作,觀音的一百零八種精妙化現,一尊兩式同時收藏,並收錄百八觀音相關傳說、典故等文字資料,是目前為止關於百八觀音最完整的中文介紹,想了解、珍藏百八觀音的讀者們不可錯過。

偶然?必然?緣法奇妙

9月28、29日,第一屆「觀音文化國際論壇」在宗博館舉行,邀請來自尼泊爾、日本與臺灣的六位學者專家、法師,就百八觀音信仰文化的流傳、漢傳觀音信仰文化的流傳、觀音造像藝術的探討等三大子題展開7場專題演講。雖然似乎是學術氣息較為濃厚的「論壇」,但諸位主講人真誠、親和的分享,使這兩天的論壇充滿了感情與生命力。

日本曹洞宗德林寺住持高岡秀暢法師在開場演講「我的百八觀音緣」中娓娓道來半世紀以前、大學剛畢業的青春往事︰大學時專攻美學學術史的他,是一個對社會、時局有許多看法和不滿的年輕人,對未來也感到徬惶。大學畢業後無所事事一年,原本要跟著老師出國去做研究,但後來老師的研究計畫因故未成行,失望之餘他索性自己背起背包到印度去旅行,先到了尼泊爾,在那裡見到許多小寺廟的壁畫,種種美術表現和日本的寺廟很不同,他大感衝擊,也做了一些記錄,這樣的文化洗禮改變了他苦悶的心情,於是之後又去了第二次。

那時日本還不富裕,他也沒什麼錢,為了省錢坐船去印度,結果航程中生了重病,躺了一、兩個月,沒體力去喜馬拉雅山南麓了,於是停留在加德滿都。在加德滿都認識了不空金剛阿闍黎,因此與百八觀音結緣。

此後兩年,他跟著不空阿闍黎學習百八觀音及尼泊爾的信仰、生活。日本的觀音信仰也很興盛,他想以當地傳統工藝的呈現方式,把尼泊爾的百八觀音介紹到日本。結合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幾年後出版了《百八觀音木刻圖像集》。回憶半世紀前的這段經歷,高岡法師說︰「那時候,一群對這件事有興趣的人一起學、一起親手做,過程很享受。」

聞言深深感慨︰由於當年那群年輕人,自發性、無功利性地單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於是使百八觀音得以流傳到日本乃至臺灣,這群年輕人的創意和純真令人欣賞;而半世紀後在臺灣「觀音文化國際論壇」中發表演講的高岡法師,當年又怎會料想到50年後的故事……這樣的因緣,是偶然?是必然?緣法奇妙,不可思議。

觀音,無處不在

其後高岡法師對尼泊爾的觀音信仰做專題介紹。而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尼泊爾塔姆醫師(阿尼哥協會主席、龍樹出版社社長)則透過即時連線講述尼泊爾的觀音信仰與紅、白觀音節慶。透過在地文史工作者的介紹,許多原本模糊的信息清晰了,一些抽象的敘述也真實、立體了起來。

文化大學陳清香教授則以「三十三觀音信仰與圖像的流傳」為題,講述三十三觀音的歷史發展源流、脈絡,以及觀音信仰在台灣的呈現等;釋顯月法師像與朋友聊天一般,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出發,生動親切地介紹了靈鷲山的觀音信仰與文化,以及「生命和平大學」的願景。

次日,來自尼泊爾的專業佛像師、釋迦族後代蘇睿智先生也從自身的生命經歷出發,簡要介紹了觀音信仰在尼泊爾的流傳之後,重點介紹從工藝鑄造層面看尼瓦爾佛教藝術的佛像造像藝術特色。現場並展示他從尼泊爾帶來的數尊佛像及兩幅唐卡,實物參照下告訴大家如何鑑賞佛像、唐卡,吸引許多人拍照留念。

林健成工作室的張小玲總監,感性、婉轉講述林老師和百八觀音的緣「『現』與『藏』,無盡『藏』--林健成先生的『觀音緣』」,飽念情感的敘述,消除了聽者與講者之間的距離,大家似乎也走近了林老師那顆對觀音虔敬信仰、對藝術創作虔誠專注的心……。

9月30日,晴空高照,聖山寺人群湧動,金佛殿迎來莊嚴而又歡悅的喜事--百八觀音開光灑淨。

一百零八尊彩銅雕觀音像,圍繞著中央靈鷲山寧瑪派噶陀傳承的千手千眼觀音,其莊嚴殊勝絕美,令高岡法師深深感動,也讓淨耀法師心生嫉妒(欣賞的最高層級)。

悠揚美妙的樂音、靈動優美的舞蹈;如法如儀的法事,諸大法師們亦莊亦諧、處處透著慈悲智慧的法語開示--這,又是一場融合藝術之「美」與宗教之「聖」的法會。

親愛的觀音菩薩,謝謝您的守護。

謝謝您給我們這樣的機會、因緣,去體悟、學習那麼多的愛與美、善。

觀音,無處不在。

隱隱感覺,百八觀音在臺灣落腳、安座,這份慈悲的法緣,會隨著觀音無量的悲心,不斷擴展、延伸……。

直至這娑婆世間,人人都是,觀音。

文/劉湘吟(本文轉載自有緣人第264期)
 
上一則   |   下一則
 
聯絡我們 版權聲明 合作提案 個資政策

Copyright © 2018 靈鷲山佛教教團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ing Jiou Mountain Buddhist Society. 信眾服務專線:02-82315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