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瀏覽字級大小的變更,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   正體   簡體   English   網站導覽   護持捐款   課程報名
 
文字大小
官方帳號
 
 
 
 
訪客人數:6645350 位訪客
首頁 > 心道法師 > 心道法師開示
友善列印 (另開新視窗)
我的生命 為和平而來
日期Icon 2020-09-17
我的生命 為和平而來
願世界遠離戰爭之一

我的生命,是為了推動和平而來,但回過頭看看,做得還是很不夠,如果用十分來看,到現在我給自己打的分數是六分。

我們是小人物、處於大時代。我們這一群幼年兵没有一個大人物,都是很平凡的人,完全是在時代的牽動裡面,一個人這樣去努力,這樣去轉換自己,變成對社會有好處的人。

我是戰爭的產物

因為出生的關係,我們經歷過滇緬戰爭的時代,小時候被游擊隊收養,一路從上緬甸被帶到下緬甸,再從寮國到臺灣。叢林野戰的過程中,生命朝不保夕,過一天是一天的,戰場上的人没有輸贏,只有死活。從那時起我就討厭戰爭,一直在想如何「消滅」戰爭?和平如何才能夠到來?

我想過的方法分成「文的」和「武的」兩種。

「武的」方法,就是以戰止戰,打倒一切發起戰爭的人,我想用更大的戰來阻止那些帶頭的好戰者,用打的方式把戰爭「消滅掉」。但是回想起來,我們看看古今中外,没有人是這樣把和平帶來的,戰爭就像傳染病,越打越擴大,即使你獲得了勝利,大概一片生靈塗炭,和平維持不了多久,總會有人重啟戰端。中國歷史上那些發動戰爭的人,包括當代這些世界的強人,打那麼多年的仗,到頭來又如何?所以,「武的」走不通,那「文的」方法是什麼?

我就想要找出戰爭的原因?找出不和平的原因?如何避免戰爭?如何釀造和平?如何孕育和平的基因?提升戰爭的免疫力?我想到的「文的」出路,就是我出家,然後以出家人的身分,來做和平的事情。我一生就是捨命作修行,我要找到離苦得樂,找回自己内心的和平,當我隨時帶給別人和平時,就是最實際的和平工作。

和平,如果不是從內心真心啟動,往往是更多爭端的藉口。人類發動二次世界大戰難道不夠血淋淋,現在世界各地還在發生很多衝突,尤其很多第三世界地區的爭端到底為了什麼?現在的時代為什麼滋生很多恐怖主義?戰爭到底是為了什麼?打來打去到後來雙方只剩茫然無奈,卻造成很大的創傷,地球環境也被破壞了!當年我們游擊隊同袍為了國家打,打到緬甸、泰國、寮國時,回不了家園,飄零在異鄉,即使到了臺灣也有很多不適應,有的甚至抑鬱而終,走上了絕路,看到這些為何而戰的問題,一直在我内心發酵。

佛國緬甸的失落

我出生在上緬甸。從古以來這裡就崇佛信佛,緬人最驕傲的就是全世界只有緬甸有佛陀的頭髮,這是佛陀生前給緬甸的信物,緬甸的文化是從佛陀時代就傳下來了。緬甸兩千多年來一直是上座部佛教的福地,佛陀曾經親手拔下8根頭髮給兩位緬甸商人,讓他們帶回供奉,佛髮代表佛法,從此這個「髮緣起」在緬甸生根綿延不斷。仰光大金塔就供奉著這幾根佛陀的頭髮至今。

在緬甸,人人從小都要出家一次,每天清晨,家家戶戶都會把食物拿出來輪流供僧;僧人奉持佛陀的戒律、寂靜禪定,生活嚴謹,國家也支持這些僧侶持戒、托缽化緣;1948年緬甸獨立以來,還有12位通國家考試的三藏比丘,他
們把巴利《大藏經》全部背誦下來,這些三藏比丘終生都受國家供養。蒲甘王朝留下來的佛塔更是鼎盛一時,這裡是東南亞佛教流傳的重地,佛陀的教化在這裡從來没有中斷過。緬甸自古一直很自足而富裕,一直到被外族統治的二戰期間。

現在大家都說緬甸經濟很落後,GDP很差,很窮,大家希望緬甸開放後,全球可以來這裡投資,讓這裡趕上現代化的繁榮。可是我卻覺得全球都在追求經濟成長、追求效益競爭,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這好像是二戰後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難以迴避的命運。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以出家人的身分回到緬甸。這是我離開緬甸30年後的事情。

童年加上緬甸,等於我對母親與戰爭的印象總合。母親離開之後,我當了小小兵。來到臺灣以後,我一直想回去緬甸尋找我的母親,這一生我還是盡可能要圓滿父母恩。這個願望直到1990年後,我才有機會回去尋親。

當初也不是要當兵,是為了讀書,卻糊里塗就當上兵。我在上緬甸,因為遇到一個在游擊隊的軍人,我跟他說我想要讀書,他說你只要
跟我隨軍下去,就有書可以讀。當時我的父親已經被土匪殺死,母親不知去向,我跟著姑父討生活,姑父娶了新姑母,更辛苦,我像拖油瓶,雖然小小心裡萬般不捨姑父,還是隨軍離開了家鄉。

我遇到都是很好的人,後來軍隊把我交給董生有隊長。我太瘦小,行軍時什麼也不能做。董生有後來就常回憶說,他這輩子最得意的事,就是把我和普漢雲從上緬甸抱到下緬甸,帶到了臺灣來,我們兩個後來一個當了和尚,一個當上將軍,這是他最大的成就感。臺灣哺育了我,徹底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時緬甸邊區戰火未歇,民族統一的爭端不斷,靠近泰國一帶比較多信奉基督教的少數民族,處於內亂不統一,靠近孟加拉、巴基斯坦則不時有零星回佛衝突,接近中國和印度邊界的上緬甸更是騷動。緬甸一直存在多民族的爭端問題,邊地的小孩更是無政府狀態,沒有讀書的機會,我卻一心想唸書,想識字。所以9、10歲前就是一路跟著游擊隊「等待讀書」。

(本文節錄自心道法師著作《願力的財富》)
 
下一則
 
聯絡我們 版權聲明 合作提案 個資政策 捐款資訊不公開聲明書(PDF) 捐款資訊不公開聲明書(DOC)

Copyright © 2014 靈鷲山佛教教團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ing Jiou Mountain Buddhist Society. 信眾服務專線:02-8231-5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