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瀏覽字級大小的變更,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   正體   簡體   English   網站導覽   護持捐款   訂閱電子報   課程報名
 
文字大小
官方帳號
 
 
 
 
訪客人數:3718272 位訪客
首頁 > 心道法師 > 心道法師開示
友善列印 (另開新視窗)
禪的時間到空間 從離相到淨念相續
日期Icon 2018-05-11
 
禪的時間到空間 從離相到淨念相續
佛法是一套生命和平學,緬甸有優勢

靈鷲山今年三十五年了,一路從禪到慈悲,實踐和平的福祉,宗博也一直在為這生命和平教育打地基,現在我們繼續要在緬甸蓋和平大學,這兩年開會中一講到地點,大家都還蠻贊同的,我的德國智庫的老友Michael von Brück說:時間地點都對了!

地球能活,人才能活,全球化之下人類需要再教育,我們要共識使命是愛地球、愛和平,要轉化而非激化地球危機,這不是說說,是怎麼做的問題,實踐一套在地球上生活的圓滿智慧,多元共生、相依共存,讓生命都有出路,這一份自我覺醒跟禪很有關係,是佛法的專業,也是核心志業。

佛教是全人類的財產,緬甸是禪修大國,雖然物質文明還不發達,但堅實的禪觀修持傳統奠立它佛教大國的地位,比如我們從科學角度來闡述透視佛法,更有啟發,尤其從量子力學看到禪的智慧,都頗為貼切。

心和平的教育原理

我們這幾年在國際結的宗博緣都連起來,今年春安居七七日閉關就有不少歐美弟子回山來打禪,有美國、德國、奧地利、瑞士的,有好幾個禪者年年回來,各地居士漸漸習慣在這期間回山,跟僧伽一起打禪,山上磁場好,打禪很有覺受。

Michael Von Brück是基督教的牧師,也教禪,在我邀約他參與籌備大學以前,他喜歡跟我談禪,後來就邀我去德國帶禪修,去年宗博館慶日,他遠道來,一方面跟我們討論大學籌備的具體進度,我們一直在「吵」課綱所需要的前提原則,到底有什麼特色,要多蓋一間大學?另外找到空檔,他就跟我切磋禪修,我們就這樣一步一步深入到和平的核心。

館慶那一天,我們共進午餐,他很感慨時間無常,「遲早我們都會走」,一聊起「時間」,越來越有勁。他在慕尼黑有一年曾參加關於時間的討論會,會中有物理學家、腦神經學家等科學家,大家提到古希臘的亞里斯多德對時間的說法等等,這樣研討了一年後,有人提議再找找佛教的時間觀念是什麼?然後,他分享第一次去日本碰到一位禪師,禪師帶他去體驗什麼是佛教的時間,他們就去禪修、敲鐘,然後跟他說:「這就是佛教的時間觀念。」

我們對話大概如下,我說時間是觀念問題,觀念裡有時間,時間就存在;觀念裡面沒有時間,時間是不存在的。

禪無念離相,沒有現象、沒有時間

他問我:「沒有念,就沒有時間?是不是寂靜修『聽,沒有聲音』的意思?」

我說,禪就是「我知道你、你知道我;你不認識我、我不認識你」,沒有念很難,這是如何處理的問題。怎麼處理有念到無念?要禪修。禪是沒有時間的概念,現象是概念、是時間,沒有概念就沒有現象、沒有時間,這是原理,但怎麼做到?禪要離相,離相無相,從有念到無念,訓練心的過程,要下功夫、要花時間。

Michael Von Brück又說:「當我們想到『時間』的時候,那個『時間』已經不在了?」

我說:「我思故我在,一個念頭一個塵。」

念頭是我們的習氣來的,慣性物化變成現象,現象都會有一個結構性的時間,回到科學角度講,當你一起念就有重量,就是物質,念頭就是輪迴,怎麼做到沒有輪迴?就是要心不隨境轉、轉處實能幽。當你沒有念頭,回到本覺,就沒有現象,沒有物化,就不是時間,空間是講本覺。

禪講怎麼回到本覺,不是時間也不是現象,也不是死板板的東西,主要是覺知,覺知如何清楚達到遍滿,其實我們覺知不存在的時候,什麼都不能做,禪是活的、靈靈光光,不是不知不覺,是「看你的知覺在那裡!」,無所住而生其心。所以禪主要是你要回這本來的地方,就是涅槃,就是永生。

止是保守的覺知,觀是開放而全然的覺知

知覺清楚有一種守的、是止,知覺守在一處,專注力放在一個地方;一種是開放的知覺、是觀,透視所有的東西都是緣起,都是組合,也都是具足空性,就是觀照般若的緣起性空,止觀是同一個東西。

一說到止觀,Von Brück講到自己,「一開始打坐時,觀呼吸是有對象的觀,觀你的念頭,越來越穩定,突然間,會進入沒有對象可以觀,進入全然的覺知狀態,也不是常常有,是偶爾。」

我說那狀況叫做契入,參禪是會有這樣幾個狀況,從知覺開始,契入以後才要花時間,如果花時間不夠,沒有到永恆都還是會打回原形,一直到圓滿這清淨覺知,都是下功夫的時間,全然的顯現就是心的顯現,心的顯現就是開放的顯現,再來才是保任。

保任的覺知是一直在的,隨時會出現,並不是你想到才出現,所以禪跟一般的修行不同,是在當下修行、沒有間斷的,當下修無修的事,所以靜很重要,有事在心頭就沒辦法契入進去,沒有心事才行,放鬆每一個念頭才行。

我們的處理方法,是先從隔離開始,這還是需要觀修的,從觀修裡慢慢處理掉物化的部分,隔離到最後的時候,沒什麼可隔離的時候才會顯現全然的,淨念相續才會發生,然後才是保任,保任很重要,不保任又會掉入不知覺裡,我們本來就是空的,因為覺知全然的開放是空跟有合在一起,不是再去觀出一個空。

禪回到平常心的量子效應

Von Brück笑自己:「有時會契入,有時不行,如果要花時間,那怎麼有時間做大學?是不是就到無為了?」

這世界很多現象問題,都可以分成物質與空性、我執跟無我兩面,這兩面的生活不太一樣,一面是自私的,貪的,比較多、對立多;一面是無私心、無我的,空間就大多了,這兩面會造成兩種世界,物化的世界就是對立爭端,是無常的時間,也是造作的妄相,經過禪的處理,世界就是和平的,我們的目的是要把神聖與生活密合起來,用趙州的「無」連結起來,就是平常心的生活,才有辦法把物質跟空性的生活統合一起,用空間攝時間、銷融現象,讓內外和諧。

平常心說起來簡單卻不簡單,覺知清楚要靠專注力。專注夠,覺察力才有;專注力不夠,覺知就不清楚。觀照力跟專注力夠,「淨念相續」是從專注到覺知清楚明白,觀照到一切緣起空性,回到本覺,本覺是本來的東西。

本來的東西怎麼修?所以是無修的修,心跟空性合一,本覺與空性全然顯現,同體大悲的遍滿,那是會發生像量子一樣巨大效應,可以幫助世界從物化回到靈性,消弭物化的妄相歧途,所以禪是心和平的根據,也是世界和平的工具,觀照到一切緣起即性空,就是會有世界和平的全面效應!

可以說,禪是我跟Michael Von Brück的共識教育。
 
上一則   |   下一則
 
聯絡我們 版權聲明 合作提案 個資政策

Copyright © 2018 靈鷲山佛教教團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ing Jiou Mountain Buddhist Society. 信眾服務專線:02-82315789